金融/投资圈
土耳其货币崩盘,土耳其里拉暴跌,货币危机演变成经济危机
2018-08-14  浏览:1416
土耳其货币崩盘,土耳其里拉暴跌,货币危机演变成经济危机

土耳其羊毛闻名世界,但土耳其货币里拉暴跌,不仅导致本国人资产大幅缩水,自己还可能被薅了羊毛。现在的土耳其,成了旅游爱好者和奢侈品“倒爷”的天堂。近日,土耳其里拉汇率连日暴跌。8月10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单日最大跌幅达到了22.6%,8月13日最大跌幅超过了9%,一度破7,创历史新低。今年以来,里拉已经贬值超过了40%,近8000万土耳其人“一夜暴穷”。

中美贸易战再升级:“对华2000亿美元清单”征税率拟提至25%

中美贸易战再升级:对华2000亿美元清单征税率拟提至25%8月2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正式声明:根据特朗普总统的要求,考虑将对华301措施中2000亿美元产品清单的征税率从10%增加至25%。海关编码6907的中国输美瓷砖也包含在价值2000亿美元清单。有业内人士表示,特朗普政府提议将对华301措施中2000亿美元产品清单的征税...

当你还在看热闹时,“羊毛党”从中发现了巨大的“商机”。今天,网传有用户在国内某旅游网站上使用土耳其里拉支付购买了某航空公司机票,再从该航空公司的微信渠道退票,从汇率差中套利。100万元人民币购票款,可以退出117万元人民币。

土耳其货币崩盘,土耳其里拉暴跌,货币危机演变成经济危机

随后,有多家媒体报道,该旅游网站已经关闭了里拉支付。对此,记者咨询了该旅游网站客服。客服表示,现在系统“正在维护中”,的确已经关闭了土耳其里拉的支付通道。以前是可以使用里拉直接支付的,但8月12日接到了通知,暂时关闭里拉支付通道。另一方面,该航空公司客服人员表示,如果要用外币支付,只能通过该公司当地网站,在境内购买机票都只能用人民币支付。若要退票,则是用什么币种购买机票,就退回什么币种,不能直接退人民币。对于是否是人为利用该漏洞进行大规模汇率差套利,上述旅游网站回应称,需要核实情况。

因为金融和商品贸易全球化,当一国货币发生大幅贬值时,商品价格的调整往往滞后于汇率变化,套利空间就出现了。以里拉和人民币之间的汇率看,7月初,人民币对里拉的汇率在1:0.70左右,但现在,这一汇率变成了1:1左右。也就是说,一个月多之前,10000元人民币可以兑换7000里拉,而现在可以兑换10000里拉,差价达到了3000里拉。

当然,在大幅贬值的时候,你不可能选择持有里拉。但如果选择去土耳其用里拉买奢侈品包包、iPhone这些全球普遍流通的商品,再带回国卖出,换成人民币,中间的差价,就是你的了。而且,土耳其本身也是旅游国家,近年来深受中国游客的追捧。据统计,2017年中国去往土耳其的游客人数是24.7万人次,同比增长了47.57%。2018年又是“土耳其旅游年”,前五个月,访问土耳其的中国游客已经达到了15.9万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长96.1%。如果你的亲朋好友刚好在土耳其,一定要让他们带点东西回来。

土耳其里拉暴跌首先导致通货膨胀,高通货膨胀给汇率带来压力,导致投资放缓;汇率下跌又助长了通货膨胀。居民消费价格上涨,其中进口商品价格上涨特别明显,这又导致居民消费支出减少。土耳其近年来的高增长率是建立在消费者友好的基础上,没有消费也就无法拉动经济增长。土耳其早在今年7月已达到2003年以来的最高通胀率,如今纪录再次被刷新,加上大规模的汇率损失,本国经济面临加速的螺旋式下滑。货币危机目前已导致多家土耳其公司资产负债混乱,甚至信用评级被降级。丹麦银行的经济学家威德米尔·米克拉舍夫斯基(Wladimir Miklaschewski)指出,“如果无法走出里拉危机,多家土耳其公司将重组,这意味着公司背上偿还债务的成本巨大”。

此外,土耳其银行业也受到影响,自今年年初以来,土耳其银行股价已下跌约33%。高盛分析师称,里拉贬值将影响土耳其银行的资本缓冲。为向市场释放稳定信号,土耳其财政部发表声明,称本国银行业拥有强大的资本结构,资产负债仍受到保护,仅3%的贷款存在风险。但不可否认,来自外部的压力仍在不断上升。土耳其本身就依赖外国资本的不断涌入来为其进口提供资金,德国贝伦贝格银行(Berenberg Bank)首席经济学家卡斯滕·海森(Carsten Hesse)警告说,“土耳其现在遇到大麻烦,在信贷驱动的繁荣之后出现的通货膨胀上升和货币大幅下跌表明,该国正面临破产危险”。Cartica对冲基金总裁卡特林·金戈德(Katalin Gingold)也在《金融时报》上指出,“土耳其银行系统仍存在诸多隐藏问题”。对土耳其政府债券的贷款违约保险溢价最近已攀升至多年来的最高点,资本的持续流动和土耳其里拉汇率暴跌给土耳其银行业带来的压力将越来越大。

果然,最近在土耳其大城市的奢侈品店,就挤满了前来抢购的游客。据彭博社报道,在伊斯坦布尔的LV、香奈儿、爱马仕等商店门前,游客排起了长队。想要进店,你得排上半个小时的队。不过,等待是值得的,一款18500里拉的香奈儿皮包,换算成美元相当于2877美金,而在欧洲,同款包包的价格是3700美元。

如果商家能够根据汇率的变化,及时上调商品价格,这样的套利空间也不会存在。但是,“船大难掉头”,越是苹果公司、奢侈品公司这样的全球化大企业,他们调价就越慢。对于那些卖土特产的小商贩,说调价就调价了。所以,每次有汇率大幅波动,受伤的总是大企业。

比如,2014年5月到2015年3月,欧元对美元汇率累计下跌超过了20%左右。作为最大的奢侈品买家,正是在2014年,中国消费者在本土的消费额明显下滑,但在境外的消费却大幅增长。这组数据也佐证,当时应该有不少人从欧洲的渠道买包包。但直到2015年4月,巴宝莉,宝格丽,Gucci们才集体在欧洲涨价,部分还选择在中国降价。万万没想到,到了2015年,人民币却贬值,欧元反而企稳,这些奢侈品公司被自己的“神操作”坑惨了。

2016年的英镑,也是个例子。从2016年6月“脱欧公投”到当年年底,英镑对美元贬值了15%左右。英国的很多超市反应迅速,食品衣服很快就涨价了,但奢侈品企业依然慢半拍。于是,英国突然成为了奢侈品最便宜的地方,引来全球游客疯抢。可能是汲取了2014年欧元贬值的教训,没过多久,2016年10月,英国的奢侈品就开始集体涨价。到了2017年1月,苹果公司也提高了英国AppStore的价格,幅度超过了20%。

里拉一天10%、20%的贬值,恐慌情绪也蔓延到了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和欧洲。面对危机,土耳其方面可不敢像那些奢侈品企业一样“反射弧超长”。8月13日,土耳其央行就发布声明称,为维护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如有需要,将为银行提供所需的流动性,里拉存款准备金将下调250个基点,适用于各期限债券。土耳其央行还将恢复外汇存款市场的中介功能,外汇负债的最高平均维护措施已提高至8%。在新的外汇存款机制下,除了美元以外,欧元可以用作维护里拉储备。土耳其央行将提供数十亿里拉、60亿美元和30亿美元等值黄金资产给金融系统。

声明还称,土耳其央行将密切关注市场的深度和价格水平,并在必要时采取所有可能的措施。稳定外汇市场的声明发布后,土耳其里拉汇率持续反弹,跌幅从最大的10%缩小到1%。但没有稳住,截至北京时间19:50,美元对里拉汇率再次“破7”。

英国《金融时报》称,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周日在一场演讲中表示,“我要求工业企业家不要抢购外汇。这也是工业企业家的责任,否则,我们将启动B计划和C计划。”埃尔多安还表示,永远不会屈服于利率,并且还排除了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协议。

里拉的暴跌,源于7月底以来,土耳其和美国关系的恶化。8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说,鉴于土耳其货币里拉对美元汇率快速走低,他已下令将土耳其钢铁和铝产品进口关税提高一倍,即分别征收50%和20%的关税。特朗普强调,美国和土耳其当前关系“并不好”。另一方面,此前国际市场对土耳其偿还外债的能力感到担忧,里拉已经疯狂贬值。

土耳其货币崩盘,土耳其里拉暴跌,货币危机演变成经济危机

里拉的崩溃或危及世界经济

土耳其货币危机带来的严重后果不仅是对土耳其国内而言,还将蔓延到其他国家。首先里拉崩溃导致欧元贬值,人们纷纷猜测欧洲银行是否陷入土耳其漩涡。欧元区的金融监管对那些为土耳其提供贷款的大型银行表示担忧,因为里拉崩盘还将影响到在土耳其进行大量投资的欧洲银行业务,土耳其可能在里拉疲软面前失去偿还能力,拖欠外币贷款。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最近发表的声明,贷款给土耳其的海外银行机构中西班牙各大银行承担最高风险,提供约830亿美元贷款,而法国和意大利也分别提供了380亿美元和170亿美元贷款。欧洲银行上周五开盘呈低迷走势,欧洲斯托克银行指数(Euro Stoxx Bank Index)早盘下跌0.5%,截至上周五下午,西班牙对外银行(BBVA)和意大利裕信银行(UniCredit)股票下跌5%,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股票下跌超过4%。

欧央行目前尚未将该情况定义为“危急情况”,里拉危机也尚未对欧洲银行业构成系统性威胁。例如,德国商业银行在其中期报告中称,虽然与土耳其相关的信贷或贸易风险达25亿欧元,但其中主要是短期的和有担保的交易业务;德意志银行在其年度报告中甚至没有将土耳其列为风险国家。银行业界人士称“风险可控”。但不可排除如果土耳其违约,个别信贷机构有可能陷入困境。此外,土耳其货币危机持续的时间越长,就越有可能蔓延到其他新兴经济体。上周五,俄罗斯的卢布和南非的兰特也在贬值。这属于经济连锁效应。

土耳其如何摆脱货币危机

为稳定里拉汇率,土耳其央行今年已多次加息,但不见成效,原因在于土耳其在金融市场上已失去信誉。2017年宪法公投后,埃尔多安加强了对土耳其央行的控制权,使国际投资者对土耳其央行的独立性抱有巨大怀疑。德国经济研究所(DIW)宏观经济主管亚历山大·克里沃兹基(Alexander Kriwoluzky)表示,“一国央行最重要的是信誉,而只有当该国央行独立于其政府时,它才具有可信度”。

埃尔多安被认为是导致里拉货币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其外交政策不利于稳定里拉。从代解危机的角度考虑,埃尔多安首先应考虑批准释放美国牧师,避免让土美外交矛盾演变成公共冲突;此外,还或应转变其“利率反对者”的理念,认同通过持续加息阻止通货膨胀。当前埃尔多安坚持降低利率,通过廉价贷款推动经济增长,认为较高的利率将放缓经济增长。正如康斯坦茨应用科学大学国际商务关系教授埃达尔·耶尔钦(Erdal Yalcin)所言,要在土耳其建立可持续和可预测的货币政策,“国家领导人必须做出选择:更高的利率和可控的经济衰退,或继续持低的利率和不受控制的崩溃”。

其次,土耳其中央银行应尽快承诺提高利率,保持央行独立性,重获国际投资者的信任。第三,土耳其财政部长贝拉特·阿尔贝拉克(Berat Albayrak)应提出具体的改革建议,减少增长对于消费和基础设施支出的依赖。第四,可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提供贷款帮助。但这种救援计划总带有附加条件,为此土耳其政府或不得不实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的经济改革。
更多»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区块链动态
  • 发表评论 | 0评
  • 评论登陆
  • 社区中心 灯饰之家 电气之家 博一建材 老姚之家 海口建材 琼中建材 保亭建材 陵水建材 乐东建材 昌江建材 白沙建材 临高建材 澄迈建材 屯昌建材 定安建材 东方建材 万宁建材 文昌建材 儋州建材 琼海建材 三亚建材 成都建材 凉山建材 甘孜建材 安顺建材 铜仁建材 黔西建材 毕节建材 黔东建材 黔南建材 昆明建材 迪庆建材 怒江建材 建材之家 企业之家 深圳建材 五指山 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