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资讯
币价支撑下的“高薪资”,区块链公司薪资这么高,我为什么还是离开了?
2018-07-31  浏览:680
币价支撑下的“高薪资”,区块链公司薪资这么高,我为什么还是离开了?

在区块链大火的背后,是创业公司不断涌现,各路资本跑步入场,以及对人才的渴求。据BOSS直聘发布的《2018旺季人才趋势报告》数据显示,区块链技术岗位平均月薪达到2.85万元。2018年前两个月,区块链相关人才的招聘需求更是达到2017年同期的9.7倍。面对颇高的行业工资和渐涨的人才需求,为什么一些已经进入区块链行业的人,最终却选择了离开?

21世纪什么最贵?可能是区块链人才

21世纪什么最贵?可能是区块链人才从上海某211大学硕士毕业的张岩(化名)今年暑期开始在一家区块链公司实习,主要负责行业信息的收集,实习期间工资为8000元,转正以后月薪将达到22000元。张岩的起薪已经远高于应届毕业生首次就业的工资水平。根据上海市人社局的统计,2017届上海高校毕业生中,本科学历毕业生的平均月...

“区块链新贵”抱团炒币

“整个项目团队的人都不太懂区块链,大家每天的工作时间就是抱团炒币,交流项目代币什么时候锁仓,哪个币种可以抄底……”徐男告诉中新经纬。自1991年Stuart Haber和W. Scott Stornetta首次提出关于区块的加密保护链产品,到2014年,“区块链2.0”成为一个关于去中心化区块链数据库的术语。区块概念已经诞生了二十余年,人们对区块链的深入研究却是从近几年才开始的。缺乏真正“懂”区块链的人,成为该行业人才缺口巨大的根本原因。

徐男曾经在某区块链项目公司做海外社群运营,工作一个多月后离开了区块链行业,跳槽到一家互联网公司继续从事海外市场工作。谈到他的离职原因,徐男说,“这不是一个认真做事的团队。”
“入职后对区块链行业的认识其实有很大的落差。因为我之前没炒过币,只知道有很多人炒比特币赚了钱。面试官当时给我画了个大饼,告诉我行业前景非常好,还给我一份项目白皮书让我好好研究。因为我对公司给的薪资很满意,觉得项目创意也不错,毕竟当时区块链很火爆,也想进去了解学习一下,就入职了。”徐男说道。

入职后徐男发现,身边的同事甚至是自己的直属领导也对区块链了解甚少。起初他以为区块链是新兴行业,所以大家都是像自己一样的“新人”。但是入职快一个月了,却不曾听说过项目的实质进展,整个团队做的更多的只是维护海外社群和海外代币交易。这让徐男嗅到了“泡沫”的味道。“因为国内禁止发售代币,所以我们的国内社群和公关做的都比较谨慎,海外业务的攻势则相对猛一些。当时我们每个月都会在公司的Twitter、Facebook、Instagram账号上发布招聘全球志愿者的海报。虽然确实有很多人报名,但是负责人会明确告诉我们‘只炒不招’。”徐男称,“当时我就意识到所谓的区块链项目只是个噱头,本质上还是为了圈韭菜,不是做实事。后来和一些圈内同行聊了聊,发现这是项目方的普遍现象,就有跳槽的念头了。”

虽然在深入了解了一些区块链行业项目后徐男果断选择了离开,但他仍一直关注着行业动态,“现在链圈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项目方太急功近利,总想圈韭菜挣钱,不能沉住气好好研究应用场景。再加上进圈的人不懂行,搞乱了业内氛围,技术人才就不愿意来了。”

币价支撑下的“高薪资”,区块链公司薪资这么高,我为什么还是离开了?

币价支撑下的“高薪资”


王宇在经历了两次跳槽后离开了区块链行业,她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有些公司招聘信息里描述的职责介绍和工资水平,其实已经超出了这个行业的实际情况。
“我在区块链行业工作了近一年,参与过两个项目,也去过交易所。据我了解,这个行业的工资水平其实和金融行业差不多。因为区块链是新兴行业,目前研究最多的应用场景是金融领域,他的薪资情况也在和金融行业对标。虽然工资水平确实不低,但是达不到‘轻松实现年薪百万’这种程度。”王宇说。


“有些岗位的工作职责描述也很‘离谱’”王宇称,“有的企业要求技术专家来分析数字货币市场行情;行业分析师不仅仅要参与技术研发、机构合作,还要负责编撰行业资讯……也就是做技术的人同时还要做内容,职责划分非常不科学。可以看出,这些企业发布招聘信息的时候并未考虑清楚希望招一个什么样的人才。”王宇还提到,现在已经不是几年前随便炒个币、发个项目就能狠赚一笔的时候了,因为一些交易所、项目方的圈钱跑路,人们对区块链行业的整体评价并不高。

“市场环境太差了,”王宇感叹道,“如今行业内的高工资都是靠前期‘项目发币’赚的钱来支撑的,现在ico被禁,一些人甚至把区块链看作骗局,想要继续发币营收变得越来越难。当这场ICO狂欢彻底落下帷幕的时候,高薪泡沫也会破裂。”王宇补充道,“再加上能满足企业需求的专业技术人才少之又少,而且真正具备这些能力的人基本都自己炒币挣钱了,怎么会在乎这份工作?”儒易资本CEO段骞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也表示,区块链行业的人才引进具有一定的门槛,传统的精英阶层和中产阶层需要一定的时间来转变思想、学习认知。

“炒”出来的行业泡沫

一边是少数技术人员在研发技术,另一边则“all in”炒币,这几乎是区块链行业内大多数企业的生存现状。算力智库创始人燕丽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对上述现象需要从两个角度来看。首先要看这家区块链技术公司是不是实实在在做事情。如果说它是在做技术开发、底层应用开发或者是其他技术相关的应用,那么这种公司业务量很大,公司人员根本都忙不过来,不可能都在埋头炒币。此外,有的公司在海外做公链发币的,其主要营收也源于海外发币,所以埋头炒币就不足为奇了。披着正经研发技术外衣实际埋头炒币的区块链公司,也分几种类型。

一名研究机构专家向中新经纬分析称,一种是初衷认真做区块链项目的公司。它们一开始是努力在认真做一个好项目,但是后续发现实在太难,为了生存而被迫走上了发币融资的道路。这样的公司并没有中断项目的研发进行,但是后来发现项目做着难,炒币来钱又太容易,就在金钱的诱惑下彻底堕落了。另一种则是没有项目纯圈钱。“最恬不知耻的方式,就是在开始的时候搞一个‘空气项目’去捞钱。”上述专家说,包括行业中有一些特别有名的大项目,开始也是找资本机构融资,但是没有遂愿,于是开始发币,吸引投资者入场。

“这个行业太乱了,骗子横生,各路信息难辨真假,我做研究也很闹心。”他用这句感叹结束了回答。(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徐南、王宇均为化名)

区块链企业的融资增速正以刷新传统认知的姿态加速

区块链企业的融资增速正以刷新传统认知的姿态加速 2017年全年融资超过2016年一倍,2018年第一季度融资接近2017年全年一半 如果说,人民创投与链塔智库今年发布的《2018中国区块链行业白皮书》勾勒出了区块链融资速度的趋势,那么香港金管局即将推出区块链贸易融资平台、比特大陆已完成B轮融资,估值120亿美元、加密投资...
更多»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区块链动态
  • 发表评论 | 0评
  • 评论登陆
  • 社区中心 灯饰之家 电气之家 博一建材 老姚之家 海口建材 琼中建材 保亭建材 陵水建材 乐东建材 昌江建材 白沙建材 临高建材 澄迈建材 屯昌建材 定安建材 东方建材 万宁建材 文昌建材 儋州建材 琼海建材 三亚建材 成都建材 凉山建材 甘孜建材 安顺建材 铜仁建材 黔西建材 毕节建材 黔东建材 黔南建材 昆明建材 迪庆建材 怒江建材 建材之家 企业之家 深圳建材 五指山 建材